滚床单

滚床单

补阴之药过于寒,则阴不能生,而过于热,则阴亦不能生。但伤肝必伤其血,而香附不能生血也,必得白芍药、当归以济之,则血足而郁尤易解也。

或问缪仲醇云∶观紫菀能开喉痹,取恶涎,则辛散之功烈矣。制法∶每个用甘草五钱,煮水一碗,将附子泡透,不必去皮脐尖子,正要全用为佳。

或云胡桃仁滋破故纸之燥也。神农未尝非遗之也。

虽然三生饮中,若无人参为君,则附子、南星皆无用矣。 吾疑刘寄奴当日治金疮,或别有他药,未必不借此惑世,英雄欺人,不可全信也。

或问葛根解寒伤营之圣药,何以有时用之以解营中寒邪,而风邪不肯散,得毋葛根非解圣药耶?然而柴胡左升气,而右未尝不同提其气,升麻右提气,而左亦未尝不共升其内容:车前子,味甘、咸,气微寒,无毒。

寄奴性善走迅,入膀胱,专能逐水。惟是性寒,忌多用,多用则损气。

Leave a Reply